细说道教对中医药发展的贡献:道家哲学影响中医思想

发布时间:2013-02-11 来源: 作者:

道家哲学思想、道教均为中国特产,对古代中国社会、科技等各方面有重大影响。老子《道德经》是道家思想之源,道教之祖,《黄帝内经》的思想体系与其完全一致。
道教学者的科学思想及其科技成就,包括某些同道教神仙方术揉和在一起的有科学技术价值的内容。其范围甚广,涉及文理工农医等等多种学科,其中,道教外丹黄白术,对中国古化学和冶金学有重要贡献。内丹学则在人体科学奥妙的探索、包括生理心理学、脑科学,老年学、气功学等多项领域有卓著成绩。气功、导引、存思、守一、睡功、辟谷、食疗等在身心医学、体育学、营养学、养生学等领域取得了极为独特的成就。道教医药学在中国传统医学史上有其不容忽视的地位,道教中的房中术亦包含有诸多性医学、性心理学的合理科学成分。道教在天文、地理、博物、本草、矿物、铸造等多种领域都有突出贡献。道教的美容术、测绘学、武术、兵法等学科都有很丰富的科学成就。
道教与巫术一脉相承。随著社会的演进,上古时代的巫术逐渐演变为神仙方士。神仙方士拥有各种各样的养生术和其它方术,并且也掌握一定的医药知识。战国秦汉时期,神仙观念流行,神仙方士走红,从《韩非子·说林上》关於神仙方士向荆王“献不死之药”和《史记·封禅书》关於方士怂恿秦始皇、汉武帝访仙求长生之药以及其他史书关於仙人、长生和神药的记载看,神仙长生思想已在社会上产生了广泛影响。汉朝出现的《神农本草经》,是中国现存最早的药物学专著,此书很可能就是秦汉以来神仙方士为长生不死,在不断收集鉴别药物种类和性能基础上整理汇编而成。如:“草部上品,天门冬味苦平,主治诸暴风湿偏痹,强骨随,杀三虫,去伏尸。久服轻身益气延年。一名颠勒。生山谷。”
道教出现後,神仙方士衍化为道士,神仙养生术衍化为道教修炼术,求仙长生作为道士们的基本追求,影响越来越大。这种求仙长生的直接後果却促进了中国古代医学的发展。
英国李约瑟博士曾下过这样的结论:“在中国文化技术中,哪里发展了科学,哪里就有道学家的足迹。”
中国传统医学的成就与发展,与道教分不开,而其中贡献最大的是葛洪、陶弘景和孙思邈。
1) 晋.葛洪 (284-364)
葛洪,字稚川,号抱朴子,人称“葛仙翁”,丹阳句容县(今江苏省句容县)人。晚年,他隐居在广东罗浮山中,既炼丹、采药,又从事著述,直至去世。流传至今的主要著作有《抱朴子》和《肘后救卒方》。
《抱朴子》是一部综合性的著作,内篇说的是神仙方药,鬼怪变化,养生延年,禳邪却病等事。《肘后救卒方》简称《肘后方》,是他在广东编著的一部简便切用的方书。收录的方药大部分行之有效,采药容易,价钱便宜。而且,篇帙不大,可挂在肘后随行(即今天所说的袖珍本),即使在缺医少药的山村、旅途,也可随时用来救急。所以,受到历代群众的欢迎。

道教对中医药发展的贡献

葛洪炼丹井

葛洪关於各种药物的记载,对中国医学产生了较大的影响,明代的医学巨著《本草纲目》、清代的《植物名实图考》等不少医学著作都大量参考和引用了葛洪关於药物学方面的知识。
2)南梁.陶弘景(456-536)
陶弘景一生撰写了不少医学方面的著作,主要有《效验方》5卷、《肘后百一方》3卷、《陶隐居本草》10卷、《药总诀》2卷、《养性延命录》2卷和《本草集注》7卷等,其中最有价值的是《本草经集注》。如此洋洋大观的医学著作,可惜先后多已散失,现存的《本草经集注·叙录》是在敦煌石窟中发现的,篇幅约为原书的七份之一。

道教对中医药发展的贡献

陶弘景采药

陶弘景在《本草经集注》中的以药物的自然来源和属性为标准的分类法在中国药物学史上具有开创性意义,对以后本草学的发展有一定影响。唐朝的《开宝本草》、宋朝的《证类本草》、明朝的医生巨著《本草纲目》所使用的分类法、都是在《本草集注》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3)唐.孙思邈(581-682)
孙思邈是中国唐朝杰出的道教医学家,在中国医学史上的贡献和知名度都大于葛洪和陶弘景。孙思邈是京兆华原(今陕西耀县)人。他一生从事医生实践和医学研究,硕果累累,著名的医生巨著《千金要方》和《千金翼方》,就是他集毕生的临症经验和结合历代医学典籍的结晶。后世尊奉他为“药王”,足以证明他在医学方面的成就和贡献。

道教对中医药发展的贡献

古代炼丹图

道教对中医药发展的贡献

五色药石

作为一个医学家,孙思邈医德高尚,堪称楷模。其“大医精诚”一文为医者医德教育之必读。

道教对中医药发展的贡献

药王山千金方碑刻

他的《千金要方》和《千金翼方》圆通博大,汇融百家,集唐以前医学之大成。《千金要方》全书30卷,计232门,收合方论5000馀首,针灸方1000馀种,书中内容包括中医基础理论和临症各科的诊断、治疗、针灸、食治、预防、卫生等等,以及导引、按摩、气功等养生术。《千金翼方》是《千金要方》的续编,30卷,辑录药物800馀种,又在《千金要方》基础上,对内、外科病症的诊治有所增补,并收载了《千金要方》未记载的古代方剂2000馀首。两书涉及面之广,几乎无所不包,堪称唐代中医的百科全书。
道教对医药学的贡献,除葛洪、陶弘景和孙思邈3人外,道教教徒中精通医药学并作出贡献的还大有人在。

道教对中医药发展的贡献

中国现存最早针灸学(acu-moxibustion)专着《针灸甲乙经》:就是魏晋时期的道士皇甫谧在前人的医学著作的基础上,结合个人治病的经验总结整理而成。《针灸甲乙经》记述穴位349个,其中单穴49个,双穴300个,该书不但纠正了晋以前经穴混乱的现象,统一了穴位,而且具体指了针刺的深度、留针时间和艾灸时间。作为一个针灸学经典著作,《针灸甲乙经》是对晋以前针灸学的系统总结,对以后针灸学的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
由此可知,道教医学作为中国古代医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份,其贡献是相当广泛和巨大。它为中国医学的发展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留下了不少有价值的著作,仅《道藏》收集的有关医学方面的著作就至少不下于250种,所涉及的领域几乎遍及中国传统医学的各个方面。当然,由于神仙观念和封建迷信的影响,道教医学中掺杂了不少非科学性的糟粕──这是我们应该批判和清除的,但是,道教医学作为传统文化珍贵遗产的一部份,至今仍然闪耀着光辉。

 进入论坛讨论

内容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中医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中医园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中医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一般都来源于网络分享,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同时内容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 })();